马嘉祺你个甜宝

你好

没有故事的夏天 8-10

柒書:





>>8


 


库房里乱糟糟的,许多包装袋歪在一边,当中站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见王俊凯来,热情地招呼他:“俊凯来了呀,阿姨这边给你留了,都是爆款!好卖!”


“谢谢阿姨。”王俊凯说,态度依旧不卑不亢,走过去蹲下身开始挑拣。


他挑好的就塞给王源让他拿去车上堆好,再不提其他的事。王俊凯做事就很专心,阿姨大约和他熟悉了,偶尔问两句他的近况,王俊凯也只有一说一,没有半点废话,倒是被旁边王源听得清清楚楚了。




阿姨摇着一把扇子,天气太热:“王奶奶还好吧?昨天我又看到她啦,瞧着走路没之前那么摇摇晃晃,带去医院检查过没?”


王俊凯答:“检查了,还行。”


阿姨又问他:“我买了点多的菜,碰上李家弟妹她给我打折啦,要么晚上拿点去你家?”


王俊凯不跟她客气:“嗯,谢谢阿姨。”


听了这话阿姨笑得直拿扇子拍旁边的货:“跟我说什么谢谢的,好歹看着你长大。小凯不容易呀,这么小就自己养家。”




王俊凯挑货的手一停,又接着挑下去:“也不小了。”


“才十八呀!”阿姨感叹了一句,替王俊凯拿了几袋衣服,意犹未尽地问,“这么多年了,你爸爸还没消息?”


王俊凯:“没。阿姨我就拿这些,走了。”


他刻意逃离这个话题,把一堆东西往肩上扛,拍了把王源的后背,示意他往外走。王源“哦”了声,转过头给阿姨说再见,小跑两步跟上王俊凯。




小三轮后座被衣服堆满,王俊凯将最后一捆摞上去,想了想给王源挪出空位,示意他坐。


比来时多了东西,王源在心里目测加了多少重量,又迟疑地看向王俊凯单薄的身板儿——如果不是那条新闻监控里的人的确是王俊凯,他打死也不信这么个看着文文弱弱的冷酷小青年有多大的力气能拖动车。


“你行吗?”王源说,翻上三轮后座,两条长腿缩起来。


“男人不可以不行。”王俊凯回他,当真把三轮车蹬动了,如同来时那般,慢吞吞地、平稳地顺着之前的路往回走。




王源抓着车座下那根金属支架:“刚才阿姨说什么呀,你不是跟王凯利兄弟吗?”


他是好奇宝宝,和王俊凯第二次见面,总觉得对方虽不爱说话可好像脾气挺好,大胆包天地问了对方的私事。言罢,王源补充:“实在不想说就算了,我想不通啊,他在学校都有专车接送呢……”


“他是我堂弟。”王俊凯开了尊口,与此同时有风声飘荡,“离婚之后他妈妈改嫁了,现在那人是他继父,送他出去读书的。”


王源“哦”了声,感觉没有想象中那么狗血:“那你呢?”


王俊凯以为他只想问凯利,意外了片刻,才说:“我?我穷啊,连大学都读不起。”


王源:“啊?”




似乎是这句话让王俊凯突然有了点想说话的欲望,王源一直问,语调不咄咄逼人,也没有特别想要广而告之的意愿。王俊凯错觉他要是不说,王源能问一年半载逼到他被烦得不行再开口。


秘密算不上,但他很少没和人说这些往事了。他骑着车往前走过一个红绿灯,车铃,风声,盛夏树叶中散发的清爽气息。


“你真想知道?”王俊凯偏过头看王源,街对面的红灯变成绿色。


 


其实王俊凯的故事很普通。


他小时候老爸做生意失败欠了钱,丢下他们母子跑掉,后来老妈也受不了这样的生活离开王俊凯,把他扔给了外婆。


从那以后他就没怎么见过父母,小姨离婚前王凯利回国后找过他,带着市长先生的话。他不太想接受素未谋面的姨夫资助,听上去像某种面子工程,于是断然拒绝了。




王俊凯念书马马虎虎,高中起外婆身体状况变差,他半工半读,常在后巷的小店里打工,出勤率便不太高。F班出身,又不是王源这种“自甘堕落”的学神,高考成绩不足以上好的公立大学拿助学金,这些所谓的“未来”他早就知道。


毕业前那个大过算意外,王凯利的继父动关系替他消了,总算顺利拿到高中文凭。


从那之后,王俊凯四处打工了半年多,最后凑了笔钱开始在仓库阿姨的帮助下做淘X店卖衣服,每个月收入好险几千块,够维持基本生活。




“除此之外呢,我还有个小摊,摆在大院门口。”王俊凯说,他蹬久了车有点喘,“夏天卖冰饮,比普通小卖部生意好——到了。”


王源听他讲了一路的故事,跳下三轮车后却也不问多的:“我帮你整理?”


得到了今天的第二个意外眼神,王俊凯没拒绝,直接把一大摞衣服带包装砸到王源手上,把他弄得差点没站稳。


“那帮我拿进去。”王俊凯说,打了个响指。


 


 


 


>>9


 


王俊凯住的地方在老城区,离高中三条街,藏在一排小巷子里。清净归清净,街坊四邻却争先恐后地盖违章建筑,搞得王俊凯家就特别窄了。


“哇,带院子!”王源把东西拿进去,放在当中的小台阶上,直起身感叹,“现在都买不到这种小院子了,真好——这边不拆迁吧?”


“暂时不拆。”王俊凯蹲下身,掏出一本小本子开始做记录。


王源便在他家大大咧咧地转悠起来。




平房,暂时看不见几间卧室,不过光线充足庭院透气,住起来比好多公寓都舒服。院子一半是菜园,王源不认识土里的叶子,依稀感觉好像栽着小香葱,挨着瓜藤,上头长出的丝瓜小小个,尾巴上吊着小黄花。


旁边有个额外修起来的小车库,比起那些天线都伸到领居家的违规改建,这个车库简直十分低调——里头有王俊凯的凤凰自行车,还有一台轮椅。


王源绕着车库转了两圈,溜达到王俊凯对面,在屋子垫高的台阶上坐了,帮他把捆在一起的衣服拆开,数包装袋数量。




他做这个驾轻就熟,报数的嗓门又脆又亮,不时点评这款好像在哪哪见过,那款今年蛮流行应该好卖,还八卦打听你卖这个怎么拍照片。


“随便拍。”王俊凯回答。


王源:“自己当模特?不会吧?”


王俊凯郁闷地看了他一眼,留给王源一个糟心的发旋儿,暗自腹诽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其实是这货吧。


两人合力把那些货从三轮车搬到院子里做了登记,王源又在王俊凯的指挥下拿进车库堆满。他回头时,王俊凯正把三轮车也推到了车库。




“你外婆呢?”王源锤了锤后腰。


王俊凯:“打麻将去了,最近天暖她精神也好。”


他说这话时推着一个冰柜到了门口,插上电源,从里头拿出个小布丁递给王源,让他吃。而王俊凯自己则端了个小板凳坐冰柜边上,抽出一把蒲扇。


画面引起丰富的联想,王源情不自禁地喊:“……王大爷。”


“哎。”王大爷摇蒲扇,拍了下王同学的小腿。




被突然一拍,王源不知道怎么想的,像条件反射——他站在王俊凯边上,还没拆开小布丁的包装,就着刚从冰柜拿出来的温度,把雪糕往王俊凯脸一贴:“干吗呢!”


两个人都齐齐地愣住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王俊凯,他的蒲扇晃两下,声音随着下垂的眼皮轻飘飘地传来:“什么啊……毛病。”


王源耳朵都红了:“你才幼稚。”


王俊凯举手投降表示不和他一般见识,又掏出了游戏机。




老街很静,偶尔有街坊打麻将的声响回荡,阳光下,青石板路树影摇晃,是一地细碎的金色,仿佛时间流淌的痕迹。这一切都带着城市十年来的记忆一般,成了他小时候的样子,让人心安,能缩在角落发呆。


塑料按键的响动不时“噗嗤”一声,王源剥出雪糕吃,舔了两口,自觉地从院子里搬着小马扎坐到王俊凯旁边看他玩。


“你家真舒服。”王源由衷地说。


听了这句羡慕的感慨,王俊凯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没回答。他扯了张纸巾递过去,示意王源把淌到下巴的雪糕擦一擦。




王源抹了把脸:“那天怎么跑去堵我?”


王俊凯说:“就想看看谁这么厉害把王凯利都揍了。”


王源奇怪地说:“你们关系不好吗?那你还帮他打架呢?”


“第一,我不是帮他打架,看不顺眼那群傻逼在我地盘上放肆而已。”王俊凯竖起三根手指,语气优哉游哉,像那天问他是不是王源的口吻,“第二,我和王凯利谈不上好不好,记过那次是他欠我人情,还也应该的。”


剩下的手指孤零零的竖着,半晌没再有后文。




王源催他:“还有第三吗?”


“第三,”王俊凯忽然露出个狡黠的笑容,虎牙露出来,眼睛也弯弯的,像一只猫,“你天天跟着我混,过两天高考还去吗?”


王源差点跳起来:“靠!”


 


 


 


>>10


 


那天他几乎被王俊凯赶回家,网吧又没去成。当晚王源坐在灯下做模拟卷,良久咬着笔头咬牙切齿地想:“我怎么听他的话啊?”


王源爸妈心大,以至于他对高考也没十分看重。这成绩上大学不是问题,清北么,大约够不上,其他好学校,认真拼一拼还能随便挑。他在F班整三年都没跌出过年纪前10,几乎成了校园传奇,日后必定被老师当成打鸡血的活体素材。




但这会儿离高考只有两三天,王源做完最后一张模拟卷,脑子里想的不是未来充实的大学生活,反而一遍一遍回忆那辆三轮板车。


他和王俊凯像生活在两个世界,那边他没去过,刚踏进一只脚,又被王俊凯赶出来了。


“什么啊……”王源小声说,把卷纸揉皱了扔进垃圾桶,答案都懒得订正,“做得好像我真是个小孩,嘁。”




容不得他再次纠结幼稚不幼稚,王俊凯在后几天没出现。看考场、买文具、四门考试轮番袭来,王源也暂时没了逃课去和他偶遇的时间。


他被作文跟压轴题轰得七荤八素,第二天走出考场时身边刘志宏喋喋不休:“源哥,你觉得理综难么,哇靠,我什么都看不懂,阅读连字都不认识……旁边那哥们儿好像是A班的,做得特别快,我还没看完题目呢他都翻面了!”


王源觉得刘志宏吵,瞪了他一眼成功让人噤声。他伸了个懒腰,问班里聚餐什么时候——能和这群奇葩当同学,相安无事这么久,王源好歹对他们有了感情。


“哦!胖虎说随便你,源哥最大,源哥发话他就定自家饭馆。”刘志宏说。


“那等拍完毕业照——”话音未落,王源盯着校门口的几个人,自行截断后文,握紧了手中的文具,“这,刚毕业就要打群架?”




校门口气势汹汹的四大金刚一字排开,回头率极高。


而四大金刚最边上站了个修长的身影,嚼着泡泡糖。T恤外罩一件开线的老头背心,齐膝短裤,下头人字拖,大剌剌地靠在校门外电线杆。


姿势确实有点酷,显腿长。




他前脚迈出了校门,四大金刚里的青龙哥——王源没看到纹身之前都叫他大熊——敞开了大嗓门:“老大,他出来了!”


霎时间,周围人视线一下子聚集在王源身上,目光炯炯,等着看戏,氛围让人想打个“瓜子花生小板凳”的广告。


老大收起无处安放的大长腿,泡泡糖嚼腻了,掏出张纸巾涂在里头扔给青龙哥。他赚足了牌面,耍够了酷炫,这才朝王源走过来,抬着下巴鼻孔看人。




“干吗?”王源面色不善。


老大冷酷地说:“他们想来看一下好学生考完什么样。”


王源:“哦,看完了,可以走了吗?”


大约他和王俊凯说话语气太冲,旁边刘志宏一个劲地扯王源的衣服,担心他随时被流氓暴起痛殴。王源被他扯烦了,手一甩:“刘志宏你神经病啊!”


小弟生无可恋地捂脸。




王俊凯却因为这一幕笑了笑,他被别人逗笑的时候少,突然一下宛如惊鸿闪过,王源还没来得及捕捉到,那笑意就消弭了。短暂得仿佛是个美丽的错觉,但他仍旧心不在焉地想,王俊凯笑起来有点好看。


“那我走了。”王俊凯说,给了王源一颗泡泡糖,“有空来替我卖冰棍儿啊。”


西瓜味,一块钱的那种,咬碎了嚼一会儿就吃腻。




看着他领四大金刚远去的背影,王源默默地把那颗糖放在嘴里咬。口腔充满甜腻的味道,他吹泡泡失败,呸了一口:“王俊凯也神经病。”


空气中草木被阳光晒过,酸的,像炸开一树的新生花蕾。






tbc.




是不爱我了,我明白,这就走。

评论

热度(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