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嘉祺你个甜宝

你好

小姐姐可爱啊啊啊啊啊

红油火锅:

开学聚餐之后,预感我的导师要杀人了(论坛体)


【只看楼主】


——————


1L


2018.02.20 23:30


如题。


我现在刚洗完澡躺下,呼吸还没有平复,并且越来越忐忑,今天这顿烧烤恐怕要成为我一生的烙印了,我一闭眼睛就能看见我导师举着斧头朝我跑来,睡不着所以开帖倾诉一下。


不过导师是个好人,你们也别以为我的安全受到了威胁,题目后半句只是我本人的不合理分析而已,并且,就算他不杀我,也得打我一顿,或者打开窗户把我从十楼办公室扔出去。


本人女,西南某高校研一学生,颜值保密,其他的就不说了,反正和这个故事没什么本质关系。


我导师是个好人,今年四十多岁,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那种大叔,瘦瘦高高的样子,说话也很有趣。我们六位导生,经常被他叫去家里做客,师母做饭超级好吃,人也特温柔,感觉家庭氛围特别和谐。导师就有一个孩子,在附中读高一吧,十六七岁,白白嫩嫩的小男生。


事情得从上学期说起,待我慢慢道来。


——————


6L


2018.02.21 00:05


哈喽,还有小伙伴没睡么?一口气讲不完,我先码了这些。


先介绍一下我们导师的六位导生:四男两女,颜值存在显著的贫富差距。我们两个女生处得还算可以,就是另一位姐姐她太不懂得居安思危了,现在这种危机时刻,居然还在刷剧。


……


四位男士呢,我就不一一介绍了,真的很急。


着重说一下其中最耀眼的一位,也就是这件大事的始作俑者,他成绩是第一名,所以叫他学霸吧。他是这边的本地人,颜值九分以上,一米八几,而且大长腿,走在路上会吸引所有路人目光的那种;而且,他真的很合群,也没什么臭脾气,和大家玩得很好,熟了就感觉挺可爱的,很会讲段子。


上学期大家都刚认识,所以还比较拘谨,开学之后不久,导师请我们六个人去吃火锅,川渝地区嘛,就爱这一口。那个时候,我还没和学霸打成一片,就他们几个男生比较熟悉,我们站起来等导师入座,然后就看见他后面跟着位穿蓝白运动校服的小男孩,也就是导师的儿砸。


他超级乖,还主动跟我们打招呼,手指头白白嫩嫩,从衣袖里伸出来挥一挥,我心都要化了。眼睛超级大,说起话来会害羞,我们夸他帅,他耳朵都熟透了。


小朋友全程低头吃吃吃,也不随便插嘴,我们cue他,他就会乖乖回答,说的话都特有趣。不得不说,他嚼东西的样子乖惨了,看得我都想辍学回家生娃了。


再说学霸吧,我那次火锅之后对他的印象就是能说会道,他真的太会讲话了,我笑得肚子都要炸掉。因为有未成年人,学霸就没让点酒,他带头给导师敬了杯饮料,后来又要和那小家伙喝。人家高中生嘛,涉世未深,哪里招架得住这帮混迹社会已久的老油条学长,就乖乖端着杯子只知道点头,然后说了甜甜一句:“谢谢学长。”


我们附中附小附幼的小朋友,都喊我们学长学姐。


我也和小朋友碰杯了,他实在是太软萌了,一点儿都不聒噪;很会讲话,情商炸裂,这一点有点像我们导师。


我先去回个消息,明早起床继续讲吧,我现在着急得头大。


——————


190L


2018.02.21 07:30


我的妈,你们这些夜猫子,盖了这么多层居然!!


剧情,反正和部分人猜得差不多吧,那我继续说啦。


学霸擅长人际交往嘛,所以这种敬酒对他来说已经熟练到深入骨髓了,没什么能够分析的,毕竟第一次见面而已,而且人家小朋友长得那么可爱,我们这一群大概都一副爹妈的表情。


导师还是比较传统的中国式爸爸,对儿子的教育方式就是放养吧,不严厉可也不宠溺。我们几个第一次去他家,小家伙正好也在,穿着件灰色的卫衣,给我们拿葡萄和桃子吃,问完好,就回屋写作业了。我们包饺子的时候,他被妈妈叫出来,帮忙剥蒜,学霸好像是主动跟他聊来着,聊了一个外国足球队,我不太懂所以没记住,反正就是正常直男套近乎话题吧,为了活跃气氛。


小朋友还是比较叛逆的年纪,吃饭的时候都在看平板哈哈哈哈哈哈哈,被爸爸说了,整个人特委屈,后面又念叨着一个很酷的球星,估计是他的偶像?


我不懂他们男孩子,我就觉得师娘包的饺子超好吃。


上课了大家,请务必等我!!


——————


264L


2018.02.21 11:26


啊????我可没说学霸是直男,我只是觉得那个话题比较直男而已,你们不用多想。


我准备中午随便吃点食堂饭菜,我现在每一秒都提心吊胆,就怕导师叫我去谈话,我必死无疑。


有次周五,小朋友到学院资料馆来写作业,我们正好在隔壁讨论事情,他还是穿着那一身校服,整个人缩在沙发里,像只小兔子。见过几次了嘛,所以已经比较熟悉了,我喊他过来吃零食,学霸把自己的奶茶给他了。


超好喝的冰淇淋红茶,一大杯,小朋友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学霸很倔强地强调了两遍:“没事儿,没事儿,不许客气。”


于是我拍了拍小朋友的肩膀安抚他,说:“你再客气你学长就要打人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朋友真的很天真,问我们俩是不是在谈恋爱,我至今都比较疑惑,他到底从哪里分析出来的?


后来才知道,小朋友几乎每个周五都来资料馆写作业,说是大学比家里有学习氛围,我真的不想破坏他的美梦。


并没有学习氛围好嘛,至少我们六个人,干什么的时候都得点奶茶蛋糕,或者吃一点薯片瓜子儿。之后,点什么都有那小朋友的一份,学霸自己掏钱请的,他有存款。


午饭回来继续,我饿死了,希望导师不要call我。


——————


401L


2018.02.21 17:38


下午去图书馆了,快夸我。


上学期,大概是十几周的周五,我们没什么事儿,就准备出门去浪,唱唱歌什么的。路上遇见了背着吉他的小朋友,他刚刚下吉他课,走起路来超级可爱,蹦蹦跳跳。


我太话多了,我说:“学霸会弹吉他。”


事情似乎开始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学霸说服他和我们一伙,去唱歌了。


那天玩得还算开心吧,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儿,只记得学霸点了一首:《恶作剧》。


对不起,实在太遥远且平常的一次玩耍了,想不起来什么细节。


哇,我的麻辣香锅来了,刚刚路上和导师远远路过,我全程装作看不见他老人家,并且安静如鸡。


我先吃个饭,咱们继续聊。


——————


521L


2018.02.21 19:00


小可爱们不要着急呀,我必须按顺序讲,我强迫症,该来的总会来。


我很久之后才加的小朋友的微信,他上学嘛,就不怎么活跃,朋友圈全是他偶像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外国的踢球的男的,一点也不帅,大概球踢得好吧。


他很喜欢的一个什么球鞋,哎,反正就有钱都买不到的那种,导师家里还是蛮严格,在消费方面,不可能给他买这种玩意儿。


但是!学霸给买了!!


我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其实他没想跟其他人说的,我是无意中碰到他拿快递,然后几周过去,在小朋友晒鞋的照片里瞧见那个熟悉的盒子,然后自己推断出来的。


后来一次活动,我和学霸聊天,就问了那个鞋的事儿,他笑着说就是他买的,给导师孩子买的生日礼物。


应该可贵了,可是学霸看着特开心,请原谅我的迟钝,我那时候才是第一次有了不可描述的猜测。


嗯嗯,很快想通了吧,空窗期大龄男青年毕竟比较饥渴。


后来一起吃过几次饭,导师有时候参与。可是学霸好像没有追小可爱的意思啊,我估摸着我想多了,人家可能只是因为足球所以聊得来而已。


快放假的时候,我和学霸还有另外一个女生,在路上碰见所以聊天儿,小可爱突然就跑过来,还背着书包,他手缩在袖子里,鼻尖冻得有点红,眨着水汪汪的眼睛,说:“我考完试了。”


他真的好可爱哦,专程跑过来说自己考完试了。


学霸突然揉了揉小朋友软软的乌黑的头发,说:“这么冷还不拉拉链。”


说完,“咻”帮人家把校服拉链拉好了,抿着嘴,笑得我心慌。


那应该就是上学期最后一次见面了吧,然后就是愉快的寒假,小朋友天天更朋友圈,学霸条条点赞。


我觉得关系好没什么不正常的,他们男生,我不懂。


——————


688L


2018.02.21 23:01


重点来了!我晚上有点琐碎事情,所以现在才上来,抱歉久等了。


谢谢关心我安全的朋友,我还好其实,我觉得导师看在我这么可爱的份上,一定会轻点儿揍我的。


刚开学不久嘛,我提议去江边烧烤,并且说服了他们几个;我感觉男生们有点古怪,害得我以为谁要追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是谁,十分阴阳怪气地说把小朋友也叫来。


他们男生都是一阵怪笑,我居然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于是脑子一热,就亲自发消息请小朋友过来。他特可爱,也没犹豫,就开心地说自己要来。


安排地点,购买食材,安排分工以及监护小朋友安全,并且,给小朋友家长打报告……于是,我的造孽之路开始了。


学霸还是那么有意思,他给我们烤鸡翅和牛肉串;第一串鸡翅递给导师家的小宝贝吃。


礼仪嘛,客人优先,儿童为重,这我都懂。


有个男生话好多,我真的想打他,他说:“你吃的不是鸡翅,是jk(学霸大名)学长的疼爱。”


小朋友脸“刷”地红了,鸡翅握在手上,整张小脸儿埋了下去,然后撇撇嘴,可能有点不开心。


“你今儿个不许吃。”我砸了那男生一拳。


男生不敏感吧,学霸好像也不怎么生气,他手摸了摸小朋友的脑袋,说:“吃吧,还有玉米可以吃。”


然后,小朋友就突然站起来,说是要去洗手间,学霸也站起来,跟着他走了。


我们在风中凌乱。


后面的剧情就是,他俩一个洗手间上了可能有一个小时,我们把什么都烤熟了,他俩回来,小朋友的脸也像是被烤熟了。


后来我莫名其妙被拉进了一个群,里面五个人,没有学霸,有个男生只发了三个字:“表白了。”


我至今还记得前天跟导师打电话的时候,我诚挚地保证:“一定会让小朋友安全并且开心。”


开心倒是开心了,安全嘛,彻底成为了一句口号。


另一位姐们儿居然蠢蠢地问:“你怎么知道表白了?”


男生回答:“回来之后说的第一个词是羊肉就是表白了,牛肉就是没有;手揣兜就是成功了,不揣兜就是没有成功。”


我一口脑花想喷他脸上。


事已至此,我必定是要被导师吊着打了,祈祷他老人家晚一点知道这件事儿,让我流连一下人世。


晚安,明天说跟进的情况,愿梦里没有导师。


(未完待续……)


————

评论

热度(981)